新华网首页|新华福建|专题
在众声喧哗的时代,我们秉持理性之音;在人人都是记者的自媒体时代,我们强调真实的客观;在愤怒与吐槽狂欢的地方,我们擦亮善意与诚意;在信息碎片化的汪洋大海之中,我们奉献有灵魂、有质量、有才华的写作。

“单人校”开学的温情与无奈‍

涂洪长 孟昭丽   2016-09-02

  

9月1日,永泰县赤溪乡荷溪教学点二年级学生雷秀彬(右)在电教室上语文课。新华社记者 张国俊 摄

    涂洪长 孟昭丽

    国旗伴随国歌飘扬在群山之上,年过五旬的女教师摊开课本,稚嫩的童音起落在空旷的教室……福建省福州市永泰县赤锡乡荷溪小学的9月1日,仅存的一对师生程桂英和雷秀彬,迎来了他们略显寂寥却不失庄严的开学第一天。

  不是所有的开学都是热闹的,荷溪小学的开学景象并非孤例。这个新学期,永泰县一共有初小、教学点35个,其中像荷溪小学这样的“单人校”教学点就有7个。随着城镇化的车轮滚滚向前,荷溪小学的开学,折射的正是农村学校的“空心化”现象,以及越来越多“什么都不缺就是缺学生”的农村教育尴尬处境。

  “只要还有一个孩子选择在家门口读书,教学点就要办下去”——永泰县的承诺,让人看到了因地制宜、以人为本的教育良苦用心。那些长年安于乡村基层三尺讲台的“单人校”教师们,再次印证了“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坚守。对那些囿于各种条件走不出教学点的孩子们,希望他们一样拥有美好的学习和成长收获——尽管这很难。

  义务教育城镇化和“撤点并校”是大势所然,但同时应当看到,这一过程也伴生着教育公平受损和教育资源失衡的隐痛:“城拥挤、乡薄弱、村空壳”在一些地方成为校园新现象;生源凋敝的农村学校“硬件越来越硬、软件越来越软”;许多农村家庭因为进城陪读生活负担加重;教育资源布局改变带来了新的校车安全等问题……

  尴尬的“单人校”可能成为历史,但在城镇化进程的较长周期中,城乡教育公平和资源平衡却是一道严肃考题。以师资管理和配置为例,当前农村学校“校舍越来越新、生源越来越少、老师越来越老”的现象突出,而城乡学校之间教师流动门槛高、手续严、极为不畅,长年坚守农村一线的教师面临较重的职业倦怠感。这种局面亟待通过进一步打破编制束缚、推行师资“县管校聘”改革、健全教师激励约束机制等逐步改善。

  每次开学,都是孩子和家长充满期待的一天;每次开学,也都是我们重温“百年大计、教育为本”的一天。“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一切、为了一切孩子”,荷溪小学里孤零零的读书声,有着充满温情和敬意的教育之美,也有着值得我们深思的无奈与惆怅。(完)

  涂洪长,男,70后,闽西客家人,先后求学于厦门大学与南京大学,诗歌与足球爱好者。现供职于新华社福建分社,深耕三农领域报道,兼攻评论写作。相关作品<<
01007010001000000000000001111503111949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