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政要访谈两岸基层人事视频广播数据舆情反腐社区专题金融房产汽车旅游茶叶教育食品创业文化讲坛健康自贸区
头条视点原创政情舆情视频

晋江胡萝卜产业:三头在外,如何一往无前?

2017-05-02 09:37:30 来源: 福建日报

  “今天,山东的胡萝卜上市了。”近日,晋江胡萝卜种植大户黄清仪收到山东同行发来的信息。

  此时,他新建的1万多立方米的冻库里几乎装满采收处理过的胡萝卜。从3月进入采收季至今,他辛苦种植近半年的1000多亩农场还有100多亩没有采收。采收的胡萝卜很多也没能走进市场,而是直接进入冷库。

  和往年不同的是,从2月开始就有各地的采购商到田间“论亩收购”的情形已然不再。黄清仪说:“只有零星的几个客商,到地头转转就走了,形势比想象的还严峻。”其实,黄清仪今年春节过后就有了“将面临滞销”的初步判断。

  本来早于山东、安徽等北方产地上市,近年来一直以打“季节差”销往北方市场的晋江胡萝卜,销售情况因暖和的天气而冰若寒霜。现如今,北方的胡萝卜将相继入市,晋江胡萝卜面临滞销,这是当地菜农最不愿面对的残酷现实。

  外来的产业

  以民营经济闻名的晋江,制造业一直是其支柱产业。相对于2个超千亿、5个超百亿制造业集群,晋江农业的体量显得微乎其微。

  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晋江是福建省最大的胡萝卜种植基地,也是我国冬种胡萝卜面积最大的县区之一。去年,种植面积近6万亩,虽然年产值只有6亿元,却占到晋江种植产业的70%。

  其实,在晋江,胡萝卜产业是一个外来的产业,本世纪初才被较大面积的引种栽培。

  黄清仪是晋江最早一批开始种植胡萝卜的人之一。2001年,从事运输的他到厦门同安跑业务,发现当地很多人种胡萝卜,用的是日本进口的种子,成品大多出口。想到自家所在的东石镇和同安的土壤条件差不多,他就想办法买了些种子回去试种。刚开始,他和四五个伙伴承包了50亩地,发现出口效益不错,就不断扩大种植面积,到2015年,他的立林开发场的种植面积已扩大到1000多亩。而在整个东石镇,就有92个农场的种植规模超100亩。

  “2002年,晋江农业占当地经济总量还不到4%。由于当地百姓大多开工厂或外出打工,当时土地抛荒情况比较普遍。”晋江市农业局的一名退休干部告诉记者。当日本的胡萝卜品种“坂田七寸”被引种到晋江以后,人们发现,晋江东石、内坑、金井等沿海乡镇的沙质土壤和亚热带季风性气候是种植胡萝卜的天然优势。此外,胡萝卜易于打理,适合规模化种植,关键是“坂田七寸”的品质好,产量高,亩产可达5吨以上,产值超万元。此后的十多年间,晋江承接厦门同安、翔安两地的产业转移,胡萝卜种植面积迅速扩大。“能开垦的地都种了,现在几乎已无地可用了。”这名退休干部说。

  来自晋江市蔬果协会的数据显示,晋江目前有12个镇街、405户场户种植胡萝卜,从业人员超万人,年产量30万吨。就面积和产量而言,已超过同安、翔安这两个传统优势种植区。

  晋江胡萝卜产业的壮大虽是农民自发行为,但不可否认的是,福建省在农业综合开发方面的惠农政策也起到很大推动作用。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农户在种植胡萝卜过程中,可享受到规模种植补贴、设施农业补贴、农机具补贴等政策红利,加起来甚至可占到基础投入成本的一半以上。

  不仅在晋江,放眼全国,随着农业综合开发的推进以及设施农业的普及,山东、内蒙古、河北等地的胡萝卜种植面积也在迅速扩张。不容回避的是,随着大棚种植的普遍应用,南北的季节差越来越不明显,上市重叠期越来越长。当市场趋于饱和甚至出现供大于求的时候,要么价跌伤农,要么滞销愁农,每个产区都难以独善其身。

  疯狂的种子

  种子、技术、销售“三头在外”,晋江的胡萝卜产业发展严重受制于人,而且多年来未有改观。

  作为一个靠外来品种兴起的产业,缺乏自主权成为晋江胡萝卜产业最大的痛点。当年景欠佳之时,“疯狂的种子”成为当地胡萝卜从业者最头疼的问题。

  目前,晋江的胡萝卜种子几乎都是日本进口的“坂田七寸”。“一罐10万粒的种子,2002年的售价是480元,到2012年最高涨到1.3万元。”黄清仪讲到种子价格时,一脸无奈,“一罐可播种2.6亩,种子的价格最高时占到所有成本的一半。即便是在今年,每罐的价格也要7500元。”

  “现代种业发展滞后,就会导致农业产业变脆弱。”晋江市农业局总农艺师蔡章棣说,目前,全国六七成的蔬菜种子依赖进口,这就决定了农业产业的先天不足。年景不好时,就相当于都在为卖种子的打工。2014年,由于“坂田七寸”断货,有些菜农不得不改种另外一个日本品种。但由于该品种品性不稳定,三四千亩几乎颗粒无收。

  这些年,种子市场被垄断,价格10年飙升27倍的疯狂,让业界疾呼“我们应该加强自主研发”。然而,这并不是胡萝卜产业独自面临的困境,而是许多农业品种面临的共同难题。我国是世界第二大种子需求国,种子年需求量约l25亿千克,但国内企业仅能满足45亿千克,剩余80亿千克需依赖进口。以蔬菜为例,“洋种子”已占据50%以上的市场份额,并获取80%以上的利润份额。这也不是一个依靠简单投入就可改观的现状,而是涉及产学研对接机制、科研人员激励机制等等诸多顶层设计的问题。晋江也先后从国内外引进一些其他不同的胡萝卜品种,进行比较试验,却很难找出比肩者。

  同安和翔安是冬季胡萝卜的优势种植区,经多年发展,产业链已十分完整。晋江种植胡萝卜,主要是承接这两地的产业转移,一开始就依赖于两地的种植技术。直到今日,在晋江胡萝卜产业的农场生产经营模式中,最普遍的就是同安人出农资、出技术、管销售,本地人出地、出劳力。晋江负责生产,而农资、销售等高附加值部分都在同安、翔安完成。而农资因为大多是农户自行采购,体量小,几乎没议价权。更甚的是,清洗、打包等粗加工的环节和冷链物流,很多也是在同安。

  就拿冷库而言,400多户的规模农场,自建冷库的不到10家。究其原因,一个是投资大。黄清仪的储量3000吨的冷库,需1000万元投入,这并不是所有农场主都能负担得起的。因此,很多人建议冷库投资要放开,积极鼓励第三方社会资本来建设冷库物流,以补齐产销产业链上这缺失的一环。第二是用地难。建设冷库,是胡萝卜实现“季产年销”必需的配套设施。但在用地上,农业部门将冷链仓储纳入设施农用地的范围,但国土部门认为会破坏耕地,很难得到批复。因此,很多农户要么只能把胡萝卜低价卖给收购商,要么自己到同安等地租冷库,陡增运储成本。而到了如今无采购商问津的惨淡年景,农户就只能看着胡萝卜烂在地里。

  从发展之初的2001年到2008年之前,晋江生产的胡萝卜绝大多数是通过同安经销商收购后出口消化。

  来自检验检疫部门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由于缺少出口企业,晋江胡萝卜大都由同安的收购商采收、加工、出口。即便在出口量达到产量80%的高峰年份,整个泉州地区与其配套的出口备案企业也没几家,晋江胡萝卜种植基地的原料主要供给厦门的出口企业,“最高时一个集装箱货柜出口退税有2500元,利润都被他们赚去了”。

  莫测的行情

  在胡萝卜成为出口明星的时代,其销售环节严重依赖同安的短板并未凸显。然而,2008年后,日、韩等原晋江胡萝卜的大宗进口地,转向成本优势更明显的越南等地进口,晋江失城陷地,出口逐渐减少,大部分要依靠内销。这逼迫着晋江的胡萝卜种植企业不得不出去闯市场。

  相比于同安已形成的经验丰富的销售经纪人队伍,晋江的胡萝卜产业最缺的就是深谙农产品销售的人才。

  作为晋江市果蔬协会的会长,黄清仪在这个产业打拼十多年,和全国各地的产销商贩相熟。

  这些年,农场规模不断扩大,生产环节日臻完善,基本实现机械化生产,无公害标准化生产已驾轻就熟,农场还自配农残检验设备,从播种到收成生成可追溯系统;建设了粗加工生产线和冷库……对他来说,生产、加工、仓储甚至物流,能解决的都解决了。但说到销售行情,他深叹一口气:“确实难以捉摸。”

  除供应同安的销售商和批发市场,黄清仪也努力去开拓上海、山东和广东的市场,尝试自租摊位做批发销售,但并不好做。上海、山东等地批发市场的摊位都是常年出租,而晋江的胡萝卜是季节性的,很难做到常年供应。此外,运输成本等常规因素,也给他添了许多愁。

  “现在热门的电商并不适用于胡萝卜。”采访中,很多种植户坦言。电商适合家常一类菜和小宗农产品,而胡萝卜是二类菜,电商散户的需求量对规模化种植的胡萝卜而言,仅仅是杯水车薪。加上季节性强和快递成本高企,几乎没有种植户有往电商方向发展的想法。

  蔬果销售行情的变幻莫测,在苏连枸的眼里却完全是可以预见的。

  苏连枸是福建禾恒蔬菜批发市场有限公司总经理。有着30多年蔬菜批发销售经验的他,今年把市场搬到禾富农贸城内。禾富农贸城位于晋江市和泉州市区交接的池店镇,目前是整个大泉州地区规模最大的农贸城,蔬菜的日交易量达上百吨。苏连枸说:“在这里,主要是白菜、白萝卜等一类菜的销量大,胡萝卜的销量占不到20%。”而记者在菜市场走访发现,这里卖的胡萝卜大多是其他品种,但晋江当地种植的“坂田七寸”很少,主要原因是价格比其他品种要高不少。

  “销售是很专业的事,其中的门道很多。”苏连枸说,看似简单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菜,其实无时无刻不在上演“菜市风云”,有经验的商贩扫一眼就能判断出行情如何。他以白萝卜为例,9点的价格2元1公斤,有新的一车到来,马上就只剩1.6元,早上1.6元没甩掉,到下午可能只剩1元。“价格波动之大无异于股票和期货,须及早研判。”苏连枸说,他多年征战蔬菜批发市场的经验是,要有逆向思维,才能占得先机。他认为,很多种植户无论在种植还是销售上,有一个最大的弱点,就是跟风。而在信息化时代,跟风者往往是被风毁掉的那一个。

  苏连枸研判市场的根据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供求关系。他认为,一是全国胡萝卜的总种植面积在迅速扩大,而且还有蔓延之势,加上越南等国外种植基地的冲击,销售难还将持续;二是出口降低,国内生蔬市场趋于饱和,必将影响价格。政府部门可以做的是,联合各方力量建立销售信息平台,加强产销对接。另外,要有全局性的调控,指导农户不再盲目扩种。

  作为福建省乃至我国最大的产区之一,晋江或泉州应该配套与之相适应的胡萝卜集散中心。这不仅是销售企业的呼声,更是种植场户的渴望。据了解,同安、上海、山东等地都有可辐射区域甚至全国的集散中心。而目前,泉州还没有一家可跨省辐射的一级蔬菜批发市场,甚至辐射全省的二级蔬菜批发市场都屈指可数。

  “集散中心建起来了,人流、信息流、资金流就都来了,就会吸引整个产业链的集聚。”多位产销人士均表示。

  待补的链条

  当全国范围内种植面积不断扩张,国内生蔬市场趋于饱和,晋江的胡萝卜产业该何去何从?

  即便面临种子、技术、销售三头在外的窘境,即便今年面临滞销难题,黄清仪对晋江的胡萝卜产业依然保持很强的信心。他认为,晋江胡萝卜品质优良,有市场竞争力,只要冷库和物流跟得上,真正做到季产年销,销售就不成问题。

  但是,对那些租不起摊位、建不起冷库、只有一两百亩地的小规模种植户呢?他们的销售之难,可想而知。

  能否继续延伸产业链、进行深加工呢?在很多人看来,对果蔬产品进行深加工,就能消化产品滞销难题,还可提高附加值。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休闲食品产值已超百亿元的晋江,竟没一家企业在做胡萝卜的深加工。无论是制干、做蜜饯泡菜,还是做胡萝卜汁,这些工艺都并不复杂,却没催生一家可观的加工厂。发展胡萝卜深加工不是开几家工厂的事,涉及市场开拓、产品研发、资本集聚等一系列问题,并不简单。

  “晋江是胡萝卜的优势产区,我们不能轻言放弃,要加大扶持力度,引导产业链做实做长、做优做强。”晋江市农业局局长李友加表示,去年,晋江出台胡萝卜产业规划,打造晋江胡萝卜的“三园一区一中心”,进一步明确了方向。

  2012年,晋江依托东石镇创建省级胡萝卜示范基地,今后还将建立现代化蔬菜标准示范园,推广良好农业规范,结合绿色食品标准化的举措,打响“晋江胡萝卜”公共品牌。一是建设胡萝卜精深加工产业园,研发以胡萝卜为原料的食品,对接晋江大中型食品企业,塑造一批绿色食品产品。二是建设胡萝卜主题文化创意园,研发推广胡萝卜伴手礼,结合当地种植园区建设,打造一批以胡萝卜为主题的休闲农业,打造一二三产融合企业。三是建设胡萝卜种质资源引进与保护开发示范区,与科研单位对接,研发、引进、试种新胡萝卜品种,摆脱单一胡萝卜品种依赖性。四是打造全国胡萝卜集散中心,利用海上丝绸之路优势,引进“互联网+”物流营销模式,全面改善晋江只有冬种胡萝卜的产业周期现状。

  记者追访发现,两年前采访时的隐忧依然存在,当下的形势甚至更严峻。令人敬服的是,晋江人素有的爱拼敢赢精神再次彰显,当地胡萝卜产业从业者一往无前的劲头丝毫未减。他们期待的,是各方的助力。

[责任编辑:郑云彩]
分享该新闻到微信朋友圈:
1、打开手机软件“微信”--“发现”--“扫一扫”。
2、对准左边二维码进行扫描
3、识别成功后,弹出是否浏览该页面,点击确定。
4、点击手机右上角分享按钮,分享到朋友圈。
手机适配版    |    电脑PC版 
Copyright © 2016 FJ.XINHUANET.COM
0100701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02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