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云霄县和平乡内洞村:唤醒沉睡的内洞 激活村庄内生力-新华网
首页新闻政要访谈两岸基层人事视频广播数据舆情反腐社区专题金融房产汽车旅游茶叶教育食品创业文化讲坛健康自贸区
头条视点原创政情舆情视频

云霄县和平乡内洞村:唤醒沉睡的内洞 激活村庄内生力

2017-06-28 09:47:18 来源: 福建日报

  内洞村航拍 张文森 摄

  本期助村要推介的,是云霄县和平乡内洞村。

  它坐落于著名的景区乌山脚下,拥有发达的水系、极富闽南特色的古民居群落、高低错落的溪涧瀑布、百年古榕树、承载工业乡愁的旧糖厂……用现代眼光来审视,这些都是发展乡村旅游不可多得的好素材。

  但长期以来,资源禀赋丰富的内洞,呈现出来的却是一副凋敝破败的模样。劳动力大量外移、产业基础薄弱、村庄面貌脏乱差。更重要的是,内洞人不相信沉睡已久的村庄,能够重新焕发活力。再造乡土,从来就不在他们的计划之列。

  2014年进村的省派驻村第一书记林长华,为内洞村规划了“改变村庄面貌、发展乡村旅游”的发展蓝图。其实现的前提,是村民意识觉醒,增强自治与发展能力。因此,林长华的扶贫重点是,重新激活村庄的内生动力。

  内洞村村干部和村民探讨村庄发展思路。 杨顽毅 摄

  扶贫之基,旨在重塑社会心态

  2014年4月,林长华第一次从厦门来到内洞村时,一度惊讶不已:“一下车,就有无数的蚊蝇围过来。”他说,由于村口排污渠年久失修,一下雨村里就污水横流,臭气熏天,“房前屋后、道路两旁堆满了生活垃圾,旱厕、猪圈、鸡舍四散分布,乱石与杂草丛生”。

  比起欠佳的村庄环境,村民的观念与态度,更让林长华感到无奈。“每到一户人家,迎接我的都是看门狗的狂吠,与主人漠然的目光。”他说,内洞村人大部分外流,留在村里的要么是年迈的老人,要么是游手好闲的年轻人,“年轻人大多沉溺于打牌赌钱,喝酒睡觉,鲜有主动改变现状者”。

  林长华还记得,在开展环境综合整治时,属地意识强烈的村民不愿意配合。“下午项目要动工开建,上午村民偷偷扔掉工具与材料,百般阻挠。”为了做通村民的思想工作,林长华不得不与村干部挨家挨户上门规劝,“村民下地了,就跟着到田间地头,白天等不到人,晚上就在他家门口蹲守,一直聊到晚上10时后。”

  在交流中,林长华发现,内洞人并非甘于现状,只是在他们的传统观念中,内洞自带的贫困基因难以消除,村庄发展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久而久之也就变得麻木了。而这背后,有着深刻的历史与产业背景。

  “内洞村曾陆续种植过竹子、龙眼、荔枝,无不因为价格滑坡而被淘汰。20世纪80年代初,乡里在内洞开办了一家榨糖厂,周边的村庄的甘蔗都送来压榨,因为行情不景气,糖厂仅维持了两三年时间。”内洞村党支部书记吴水文表示,2000年后,内洞村在邻村的带动下,引入“早钟六号”品种,试水枇杷种植,现枇杷已成为村里的主导产业,种植面积近700亩,“但囿于土地条件限制,不少枇杷种植在贫瘠的石壁上,果实品质缺乏竞争力,加上枇杷收成受气候影响大,且人工成本日益高涨,果农收入有限”。

  2014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内洞村共有312户、1132人,人均年收入3800元,村财为零,建档立卡贫困户19户。正因为缺乏产业基础与发展机遇,大部分内洞人选择外出务工,并在县城买房安家。这座小山村似乎成了一个烂摊子。“有一段时间,村里甚至找不到愿意竞选村干部的人,只能由邻村村民来当了两届村支书。”吴水文说。

  林长华找到了症结,确定了扶贫思路:“扶贫先扶志,首先要改变村民根深蒂固的心态,激发起改变的信心,动员本土力量,激发出内生动力。”

  内洞村全景 杨顽毅 摄

  聚合资源,激发村民发展意愿

  要动员乡民参与村庄发展,必须有产业作为依托。因此,林长华对内洞村的山水与人文资源进行重新挖掘与梳理,认为这座隐居山间的古老村落,具有发展乡村旅游的天然条件。

  村子的中心,是一座有着超过300年历史的圆形土楼——吴彩楼。以它为中心,若干座半月形的附属楼向外扩展,形成了众星拱月的建筑格局。“这些古民居,完整地保留着闽南传统建筑的独特元素,其中既有客家土楼,又有闽南渔村大石条房。世代居住其中的内洞村民,依然活态传承着古老的人居方式与乡村礼俗。”林长华说。

  内洞村的另一资源优势,是发达的水系。这里既有发端于乌山,沿村而过的内洞溪,又有庞大的溪涧瀑布群,共同构成了灵动而又多元的亲水景观。古榕树、原始森林、红军古道、老糖厂……一众具有开发潜力的旅游资源相继进入林长华的视野。

  如何聚合这些特色资源,使其成为乡村游的引流利器?

  内洞开始了一场在地化乡村建设。“拆除旱厕、猪圈、鸡舍,清理臭水沟、乱石堆,配套建设旅游公厕、村民文化广场、绿地公园。”林长华主张尽量保留古村落的原始风貌,多用乡土材料,避免大拆大建。在环村道路与沟渠巷道整治中,他们摒弃了传统水泥硬化的做法,就地取材,将溪流中的鹅卵石逐个洗净用于铺面。这样的做法,刚开始遭遇了村民的质疑,被认为费时费力。

  完善了基础建设后,当地开始针对特色旅游资源进行重新包装与打造。“我们整修古民居,引入专业团队打造特色民宿,恢复老糖厂与旧供销社,请来老师傅再现古法制糖工艺,开发文创产品,开展DIY体验项目。”和平乡党委书记方艺强表示,内洞村已经作为重要节点,被纳入当地旅游版图,并将与周边4个建制村串联成线。

  与村庄面貌同时发生改变的,是内洞村的人气。越来越多的游客从厦门、潮汕等方向慕名而来。村庄与村民,由此被激活。

  “村民开始自发地在广场上售卖蜂蜜、枇杷等土特产,开办农家乐,曾经困扰已久的枇杷销路问题,也因为业态的更新有了更高的附加值。”林长华尤其注意到了年轻人的变化,“一度沉湎于打牌的阿火利用厨艺特长开办农家乐,每天酗酒到凌晨的阿金卖起了云霄特产烧窑鸡。”

  方艺强同样注意到了内洞被激发起的创造力:“连村里的老人家都变着法儿地想致富经,天热了,他们开发出了薏米水、枇杷花茶进行销售。”他认为,尽管内洞村的旅游业态尚处于粗放阶段,但村庄动力已经被激活。正在制定中的内洞村游客服务指南、食品卫生管理等相关建制,则将在保护村民积极性的同时,引导其逐步走向规范化。

  内洞村航拍 张文森 摄

  引导回流,优化重组乡土力量

  随着乡村旅游的发展,留守村民的局限性日益凸显。他们既缺乏敏锐的市场洞察力,又缺乏足够的资金实力。因此,林长华开始引导外出乡贤回归创业。“多年外出闯荡的经历,让他们具有更开阔的眼界,同时有更丰富的资源与资本,实现乡土力量重组,带动村庄发展。”他说。

  吴建杉是第一个回流创业的乡贤。此前,他长年在外从事生猪养殖。2014年,有感于家乡的变化,吴建杉决定回到内洞,并创办梦达农民专业合作社,主营养鸡场、鱼塘、枇杷采摘园、农家乐等业务。

  “村里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全部被吸收为社员,分别以土地作价、果树、空置房屋等资源入社。”林长华说,合作社还为村里的贫困户提供了就业机会,47岁的吴生茂因为患有骨刺而无法外出打工,缺乏经济收入。木工出身的他以技术入股,加入了梦达合作社,并成为其雇工。头一年,林生茂便赚了4万元,实现了脱贫。

  随着返乡潮的兴起,越来越多的经营形态在内洞出现。

  最近,44岁的绿化苗木商吴建杭回到村里,开启了“荒岛变乐岛”的计划。“村里溪水中央有一块孤岛,原本由村民用于种菜种果,我将其盘下之后,打算开发成水上休闲农庄。”按照吴建杭的规划,乐岛休闲农庄将具有多元的业态,游客可以在百果园中体验自由采摘,在天然露天泳池中体验亲水乐趣,品尝烧窑鸡等云霄本土美食,参与以农耕文化为主题的亲子互动。

  更加专业的旅游公司也将在村里落地。内洞乡贤吴福忠计划联合各路资本,并由村民与村集体入股,在内洞村开办旅游公司,引入专业团队进行在地旅游开发。漂流、民宿等时兴的业态都在其规划之内。

  在引入外部资源的过程中,林长华有自己的原则。“村庄的开发应该充分协调原住民与开发者的利益,切莫让工商资本挤压了村民的发展空间与机会。”在他看来,再造乡土的意义在于让本土村民有更多自我发展机会,因此他在导入外部资源的过程中,更多引入外出乡贤的力量,“即便有外部资本参与,本土村民也应该在投资中占据足够的比重,以保证其话语权,与参与的自觉。”(记者 张辉 通讯员 王一雄)

[责任编辑:郑倩]
分享该新闻到微信朋友圈:
1、打开手机软件“微信”--“发现”--“扫一扫”。
2、对准左边二维码进行扫描
3、识别成功后,弹出是否浏览该页面,点击确定。
4、点击手机右上角分享按钮,分享到朋友圈。
猜您喜欢
手机适配版    |    电脑PC版 
Copyright © 2016 FJ.XINHUANET.COM
010070100010000000000000011115011121224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