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新闻特写(二)拯救“巴斯”的日与夜-新华网
首页 政情 舆情 产经 金融 房产 健康 台湾 旅游 物联网 访谈 福建名片 微公益 创业 无人机 VR
头条视点原创政情舆情视频

新闻特写(二)拯救“巴斯”的日与夜

2017-09-14 21:33:00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福州9月14日电(肖和勇)落日的余晖穿过棕榈树,在石板上留下斑驳的光影。大熊猫“巴斯”兽舍掩映在青藤、绿树间,显得愈发幽暗。以往的这个时候,“巴斯”兽舍该亮起灯光,工作人员张罗着给“巴斯”喂食喂药,给她找血管输液。

  但如今,37岁大熊猫“巴斯”被安放在冰柜里,永远地沉睡了。

  14日傍晚,海峡(福州)熊猫世界,“巴斯”生前的饲养员罗伟铭倍感冷清,怅然若失。

  今年6月初起,大熊猫“巴斯”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食量也越来越小。“她变得连竹子都不太喜欢吃。”罗伟铭回忆说,这种状态持续了近1个月。到7月份,“巴斯”吃米糊的量也减少了一半。

  罗伟铭为此头疼不已。“她哪怕多吃一点点,我也能松一口气。”罗伟铭说,为了保证营养摄入,他们尝试着在米糊里增加蛋白质。“巴斯”状态好时,能一口一口地吃着“盆盆糊”,这是整个海峡(福州)熊猫世界工作人员一天当中最开心的时刻。

  在“巴斯”病重期间,抢救行动没有中断过。罗伟铭常常忧心忡忡。他时时想着一个人。

  这个人叫施飞宁,大约从2000年起,她开始担任“巴斯”的专职饲养员。“巴斯”步入晚年后,一天要吃下20来种药物。“飞宁姐对待巴斯很有一套,能让巴斯吃饱又吃药。”彼时,罗伟铭是施飞宁的助手。看着施飞宁与“巴斯”亲密无间,罗伟铭十分钦佩。没有人想到,身体好好的施飞宁,在2016年3月25日因脑部突发疾病,猝然离开了人世。此后,罗伟铭接过了饲养“巴斯”的重任。

  “我没有把‘巴斯’照顾好。”罗伟铭14日傍晚谈起这段往事,声音沙哑低沉。

  “巴斯”在生命中最后的日子里,连米糊都无法自主进食。罗伟铭试着用针筒抽起米糊,一小筒一小筒地伸到“巴斯”的舌头上。当“巴斯”舌头一卷,米糊就缓缓咽下肚——这一幕,让这个年轻人激动得差点掉泪。

  但“巴斯”的身体还是变得越来越差,病情也越来越重。海峡(福州)熊猫世界主任陈玉村说,“巴斯”因肝硬化、肾衰竭、年老体弱,出现多种病症。福州总医院医务部主任鲜荣华说,该医院10多个科室的骨干专家、护理人员组成应急救治小组,24小时为“巴斯”提供诊疗,进行全力抢救。“巴斯”病情危重期间,专家会诊后为其输入白蛋白、血浆,开展“超声引导下右颈内静脉置管术”以供给药液和营养液。

  输液异常艰难。大熊猫身体适合输液的血管少之又少,病危的“巴斯”身体水肿,血管更是难以寻获。“输液期间,巴斯身体一动,针头可能脱离血管,输液就进行不下去。”检验员王丽芳说,每次输液,大家都要围在“巴斯”身边,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值班员陈玲夜班从晚间10时开始。陈玲说,“巴斯”病重期间,常常流鼻血,呼吸基本靠嘴。夜里,值班员每隔一段时间就给“巴斯”擦鼻血;夜里,值班员还要烧一壶水,给巴斯做热敷;夜里,值班员还要时不时给巴斯翻个身,做个按摩,让巴斯轻松一些。“‘巴斯’睡着了,脑袋会从床板上垂下来,这可能就会压迫到脖子,我们还要给‘巴斯’调整一下睡姿。”

  这些“规定动作”一个都不能落下,值班员因此整夜都没得合眼。

  听着兽舍门外夜虫的叫声渐渐消退,守夜的值班员才知,天亮了。

  罗伟铭换班之后,“巴斯”趴在床板上睡着,呼吸像在打呼噜。但这天早上,“巴斯”的呼噜声渐渐小了,直到听不见,她的心跳也慢慢停了。

  这是13日8时50分许,在与病魔纠缠了100来个日夜之后,37岁的大熊猫“巴斯”在睡梦中安然离世。

  14日上午,“巴斯”离世的消息发布之后,这名不善言辞的年轻饲养员面对媒体镜头说:“我没有做好飞宁姐交给我的任务,我没有照顾好‘巴斯’。”几名记者听后一阵难过,劝他不要再自责。

  陪伴了“巴斯”33年的“熊猫爸爸”陈玉村在这一天亦几度落泪,对“巴斯”离世十分不舍。陈玉村说,“巴斯”的遗体将作为标本安放在“巴斯博物馆”里,“巴斯”身体的一些器官将用作科学研究。

  16日上午,海峡(福州)熊猫世界将为“巴斯”举办悼念活动。

[责任编辑:连雨欣]
分享该新闻到微信朋友圈:
1、打开手机软件“微信”--“发现”--“扫一扫”。
2、对准左边二维码进行扫描
3、识别成功后,弹出是否浏览该页面,点击确定。
4、点击手机右上角分享按钮,分享到朋友圈。
手机适配版    |    电脑PC版 
Copyright © 2016 FJ.XINHUANET.COM
010070100010000000000000011115021121665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