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网络媒体走转改】沙县治水“心经”-新华网
首页 政情 舆情 产经 金融 房产 健康 台湾 旅游 物联网 访谈 福建名片 微公益 创业 无人机 VR
头条视点原创政情舆情视频

【网络媒体走转改】沙县治水“心经”

2017-12-13 16:01:20 来源: 新华网

富口溪集镇河段经过清淤、建堤、岸滩修复及溪岸公园建设,如今已成为亲水生态走廊。新华网 肖和勇 摄

  新华网福州12月13日电(肖和勇)“沙县小吃”的发源地,正在进行一场“治水改革”。

  在面向当地60条河流的综合治理行动中,沙县正从源头生态、沿岸环境、河道水质、管理机制等方面发力,全面打造生态文明流域样本。作为福建省首批4个综合治水试验县之一,沙县在综合治水的“三年行动”中计划实施97个综合治水项目,总投资达31.37亿元。而在2017年,沙县诸多综合治水项目落地沙溪支流东溪流域水系。

  新华网记者在11月上旬曾沿沙溪及其支流东溪流域行走数十公里,随访综合治水工作进展,此间旁听到两场治水“心经”。

这是无人机拍摄到的富口镇集镇一隅。富口溪安全生态水系项目建成后,溪岸修葺一新。新华网 肖和勇 摄

  村民的新工作

  在沙县富口镇郭墩村,42岁村民赖崇飚并没有离乡做“沙县小吃”。多年以前,他担任了村里的生态林护员。今年3月起,赖崇飚成为一名河道专管员,每天要巡查东溪支流富口溪14.7公里河道。“现在的任务更重喽,除了巡林,更要巡河。”赖崇飚从小在村里长大,熟悉当地山川河流。他记下了富口溪沿线的每一处坝头、每一个渠口。“溪水清不清,水体有没有啥异样,坝头和渠口不能放过一个。”这名肤色黝黑的村民点上一根烟,说起此番“心得”脸上笑意满满。“每天骑车走一遍,不敢偷懒,但也不大累。”赖崇飚说。

  “我就提防有人偷偷在溪里炸鱼、电鱼,现在巡河轻松多了。”在富口溪郭墩村下游,集镇河段河道专管员卢吉生接过赖崇飚的话头说。今年59岁的卢吉生将几亩农田承包出去,每天除了巡查河道,还抽空种了一点蔬菜。富口溪集镇河段经过清淤、建堤、岸滩修复及溪岸公园建设,如今已成为亲水生态走廊。冬季的日光暖洋洋,看着白鹭在溪面、岸芷上觅食,卢吉生觉得很惬意。

  “这几个月,富口溪河道没出现啥状况。”富口镇林业站63岁离休职工罗财涓押了口茶,缓缓说道。老罗也是当地人,退休后被富口镇返聘为河道监管员。每天,河道专管员的巡查记录、反馈信息都要通过手机上传至沙县河道管护平台。通过这一平台,老罗负责监督富口镇17名河道专管员的工作完成情况。

富口溪集镇河段,安全生态水系建设项目基本完工,河岸修葺一新,护坡将种上绿植。新华网 肖和勇 摄

  富口溪水质变好

  谈起沙县今年的“治水改革”,赖崇飚、卢吉生、罗财涓和富口镇水利站站长李道桂聊得十分热络。在村民们的记忆中,以前的富口溪有时变成“牛奶河”,有时变成“可乐溪”,沿着溪边走还常常闻到臭味。这一流域污染的祸端,是沿岸化工厂、造纸厂污水偷排及生猪养殖污水、生活污水直排造成的。

  李道桂说,沙县综合治水试验工作启动以后,富口镇先后关停富口溪沿岸5家造纸厂、水泥厂和化工厂,工厂就地退厂还耕;当地取缔了4处生猪养殖场,2家生猪养殖场完成标准化改造;总投资4500多万元的富口溪综合治水项目、安全生态水系项目和农村环境整治项目,相继被提上了日程。富口镇在此间还建立了农村卫生保洁机制和“河道清洁”行动,实施河道专管员、监管员巡河制度。

  闲聊的空档,富口镇水利站站长李道桂将新近的“治水”材料存入档案中。来自福建省水环境监测中心三明分中心的监测报告显示,去年6月份,富口溪流域的水质类别为IV类;到今年9月份,这一流域的水质类别已更新为II类。富口溪流域水质、水环境悄然发生了改变。

这是无人机在富口溪郭墩村河段拍摄到的图片,道路至烟囱(正下方)地带,原是一处化工厂,关停之后退厂还耕。新华网 肖和勇 摄

  工资涨安心干

  今年3月起,赖崇飚、卢吉生开始上岗巡河。谈起这份新工作,他们最上心的是收入。以前,生态林护员赖崇飚一个月的工资是1600元左右,现在加上河道专管员这份工作,他的月收入合计近2800元。“工资涨了不少,咱抽空还能干点杂活,留在村里就更安心了”,赖崇飚这样说。卢吉生仅做河道专管员一项,月薪也有1200元左右。

  沙县水利局局长张梓添介绍,沙县已将境内60条河流全部纳入河长制管理,当地探索出“县统筹、乡镇聘、办管理、村监督”的管理模式,将水库巡查员、生态护林员、村卫生保洁员等职责与河道专管员优化整合,工资实现叠加。

  一系列创新尝试之后,如今沙县162名河道专管员均实行一人多岗制度,职责厘清了,待遇提高了,队伍也稳定了。与此同时,沙县对河道专管员还有专门的考核和激励机制,被评为年度优秀的河道专管员将获得奖励。

每天,河道专管员赖崇飚要在富口溪沿线水坝、渠口处巡查。新华网 肖和勇 摄

  综合治水痛点

  沙溪是闽江一级支流,在沙县境内河长56公里。沙溪流至沙县城关河段水流平缓,波澜不惊。今年,在沙县城关、高砂两座水电站之间的14公里河道,当地政府通过对外招标实行服务外包,由有资质的保洁公司来运营。

  水上河道专管员孙国敏、卞坚如和邱春光每天清早开船下河,要忙到傍晚才收工。每天,三人要捞上两船舱的垃圾。“每天都捞不完。”卞坚如指着河岸堆积的几处水葫芦,连连摇头。

  “这几个月,变化还是很明显啦。”孙国敏看同事发愁笑着说。他说,今年3月刚接手这份水上工作时,最怕上游水库开闸放水。“闸坝拦着大量垃圾,一放水就冲下来,那才叫揪心。”

  针对这种状况,沙县提出上下游协守、责任区段死守等措施,逐渐做到河段有人管护、断面有人测评、问题有人督办,责任有人承担。

  实际上,孙国敏揪心的,正是沙县综合治水试验工作的最大痛点。沙县水利局局长张梓添说,沙县的“治水改革”就是要打破以往“九龙治水”的困境,在河长制、智慧水利、河湖空间管理、工程管理、水价改革等方面探索出可行的机制,把各方拧成一股合力。

在沙溪沙县城关河段,孙国敏(右)和他的伙计每天下河打捞垃圾。新华网 肖和勇 摄

  冬泳爱好者之约

  作为此番“治水改革”的重头戏,“沙县生态综合执法局”呼之欲出。

  张梓添透露,沙县新组建的“沙县生态综合执法局”,将依法集中行使生态环境领域的矿山环境保护、涉水环境保护、水污染防治管理、水土保持管理、水管理、河道管理、流域水环境保护管理等七个方面的行政处罚权,解决在生态环境保护和整治工作中部门职能重复、交叉和执法权责不一问题。

  张梓添12日晚间告诉新华网记者,这一新组织机构筹备工作已就绪,待福建省政府有关方面批复后即可挂牌运作。这对孙国敏他们来说是个好消息,他们不用再担心垃圾增多问题。

  每天清早,孙国敏3人下河时,游泳爱好者蒋立峰正好要上岸。晨曦中,他们偶尔能打个照面。蒋立峰至今记得,1975年前后,沙溪河已鲜有人敢下河游泳。彼时,沙溪上游的农药厂、化工厂排污,水上各种漂浮物很多,河水一泡皮肤常过敏。

  蒋立峰再次下水游泳,是在今年8月份。他说,当时沙溪河水看起来很干净,几名游泳爱好者试着下水畅游几天,身体没有啥不适。此后每天早晚,下河游泳的居民渐渐多起来。

  8日下午,沙县举行“河长杯冬泳比赛”。在沙溪城关河段,当地数十名冬泳爱好者横渡沙溪,多年未见的热闹场面让蒋立峰心生感慨。“希望这种活动年年办下去,每年多一些。”

沙溪支流墩头溪沿岸进行了绿化美化,亲水步道成为居民休闲散步的好去处。新华网 肖和勇 摄

小流域综合治理后,湿地成为公园。这是沙县湿地公园里的平静湖面和游乐设施。新华网 肖和勇 摄

[责任编辑:江浸月]
分享该新闻到微信朋友圈:
1、打开手机软件“微信”--“发现”--“扫一扫”。
2、对准左边二维码进行扫描
3、识别成功后,弹出是否浏览该页面,点击确定。
4、点击手机右上角分享按钮,分享到朋友圈。
猜您喜欢
手机适配版    |    电脑PC版 
Copyright © 2016 FJ.XINHUANET.COM
010070100010000000000000011115021122104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