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新春走基层】洒水车司机:月下人寂寂 清洗道路忙-新华网
因为这份工作,何炳霖一般在晚上8点睡下,凌晨1点多起床,开车一直忙到天亮。
首页 政情 产经 金融 房产 健康 台湾 旅游 访谈 视频 无人机 VR
头条视点原创政情舆情视频

【新春走基层】洒水车司机:月下人寂寂 清洗道路忙

2019-02-05 11:52:50 来源: 新华网

凌晨3点多,何炳霖正在进行洒水作业。新华网 肖和勇 摄

  新华网福州2月5日电(肖和勇)当何炳霖开车上街洒水时,他身边不断退后的,是这座城市越来越美的模样:簇新生长的楼宇、满眼青翠的公园,清爽整洁的街巷。不过,这样的画卷属于白天,何炳霖很少得空欣赏。

  他时时握紧方向盘,目光盯着路面,以及车前车后不断喷洒的水花。车外不断闪退的路灯、树木,在何炳霖的脸上投下忽明忽暗的光影。

  这是凌晨2点的福州城。灯火阑珊,都市霓虹早已伴着人们入梦,清冷的街上鲜有车辆和人影。

  每天凌晨这个时候,环卫工人何炳霖的洒水车已在望龙一路一处取水点装满水。在发动机卖力地驱动下,轰鸣的洒水车缓慢前行,车载水枪朝着路面喷出水花。水车作业后,路灯下的路面泛着清光。

  这并不是一项轻松的工作。何炳霖负责福州市宁化街道片区9个大小路段的夜间清洗任务。在《福州市城市精细化管理工作方案》中,不同的路况有着相应的清洗作业标准。

  何炳霖要随时切换喷水模式。看见路中的垃圾还要加大马力将其冲到路边,方便清洁工清扫。避让“夜行侠”更是一件格外上心的事。凌晨时分,路灯昏黄,总有晚归的“夜班族”、“外卖小哥”骑车穿梭,行色匆匆。

  “都是为生活奔波的人,我不能把人家身子打湿。”何炳霖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关停右侧水枪。他看到前方一名骑手朝着这头的非机动车道冲了过来。

  一车水,大概只能喷洗2公里的路。加水的空档,是难得歇脚的时候。何炳霖解锁手机,回应着微信上同行的问候,看一会女儿的照片。

  多年来,他习惯将女儿的近照设置成手机屏保。他的女儿在福建一所高校读书,今年夏天就要毕业。这对父女生活在同一座城市,但相处的时间很少。说起女儿,这名53岁老汉内心柔软,喜悦溢满眼角。

  “闺女有心,这几年一直嚷嚷说,等她找到工作,让我别干了。”何炳霖笑着说,女儿嫌他工作太辛苦,而他想一直干到退休。“年轻人也不容易,能帮衬的多帮衬着点。”

  因为这份工作,何炳霖一般在晚上8点睡下,凌晨1点多起床,开车一直忙到天亮。15年间,岁月清霜在这名司机身上打下许多烙印。他已经满头白发。

  在福州市区的970余条大小道路上,有100名像何炳霖这样的洒水车司机,不论寒暑,每天凌晨出车洒水,天亮才能回家。

凌晨,何炳霖开车从一处人行天桥下经过。车过处,路面泛起清亮的光。新华网 肖和勇 摄

凌晨,何炳霖拧动一处消防栓,为洒水车加水。新华网 肖和勇 摄

凌晨,何炳霖拧动一处消防栓,为洒水车加水。新华网 肖和勇 摄

凌晨2点,加满第一车水的何炳霖,开车上街开始洒水。新华网 肖和勇 摄

凌晨2点多,何炳霖在福州市工业路一处加水点为洒水车加水。新华网 肖和勇 摄

凌晨3点多,何炳霖开车经过金山大桥。这是从后视镜中拍摄到的工作场景。新华网 肖和勇 摄

凌晨3点多,何炳霖开车经过金山大桥。这是从后视镜中拍摄到的场景。新华网 肖和勇 摄

凌晨3点多,何炳霖开车经过金山大桥。这是从后视镜中拍摄到的工作场景。新华网 肖和勇 摄

凌晨4点,何炳霖为洒水车加水。尽管人行道上鲜有人经过,但他还是按照操作规范,摆放警示椎。新华网 肖和勇 摄

凌晨6点多,何炳霖的洒水车开至望龙二路。每天凌晨,清洗完这条路,他的任务才算完成(无人机拍摄)。新华网 肖和勇 摄

凌晨开车,何炳霖格外留心。新华网 肖和勇

这是凌晨3点多的福州市金山大桥,何炳霖开洒水车上桥清洗路面(无人机拍摄)。新华网 肖和勇 摄

[责任编辑:郑云彩]
分享该新闻到微信朋友圈:
1、打开手机软件“微信”--“发现”--“扫一扫”。
2、对准左边二维码进行扫描
3、识别成功后,弹出是否浏览该页面,点击确定。
4、点击手机右上角分享按钮,分享到朋友圈。
手机适配版    |    电脑PC版 
Copyright © 2016 FJ.XINHUANET.COM
0100701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087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