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政要访谈两岸基层人事视频广播数据舆情反腐社区专题金融房产汽车旅游茶叶教育食品创业文化讲坛健康自贸区
头条视点原创政情舆情视频

他心里装着唯独没有自己---记古田县卓洋乡庄里村党支部书记周炳耀

2016-09-18 15:30:13 来源: 宁德网

1、村民张华忠拍到的周炳耀生前最后的相片

  村民张华忠拍到的周炳耀生前最后的相片

2、被洪水掏空的村水泥路

  被洪水掏空的村水泥路

  9月15日,中秋节。

  这本是个团圆的日子,可对于福建省古田县卓洋乡庄里村周炳耀一家来说,却是骨肉分离的一天,当远在辽宁、海南的周铭灿、周巧兰赶回村里时,见到的父亲周炳耀已经成了冰冷的遗体。

  15日早晨6时许,周炳耀在抗击“莫兰蒂”台风中,不幸落水壮烈牺牲。

  “他始终以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始终怀着恪尽职守、助人为乐的心对待群众。”古田县委书记钟昌华说。

3、溪两岸被冲毁的痕迹

  3、溪两岸被冲毁的痕迹 

  (一)

  9月15日凌晨,台风“莫兰蒂”登陆福建厦门,这是1949年以来登陆闽南的最强台风。

  从14日20时到15日7时,宁德市古田县卓洋乡累计降水量达到127毫米。

  15日晨5时许,天刚蒙蒙亮,庄里村党支部书记周炳耀就起来了。按照昨天村两委的防洪预案,这个时段,是他和支委张华忠巡查的时间。

  “书记在电话里说,老人活动中心旁边的菇棚被洪水冲了,被冲走的竹架、菇筒都把桥洞给堵了。”张华忠赶到现场时,还随手拿起手机,给忙碌中的周炳耀拍下了他生前的最后一张相片。

  疏通完第一个桥洞,已经接近6时,此时,洪水已经淹进在两个桥洞间、曾永同的土木结构房子。

  被困在房子的曾永同也被吓呆了,“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看见这么大的洪水。”虽然他已经用麻袋在后门搭起的防水墙,并且打开了前门,但不断涌入的洪水还是将一家四人困在了里面。

  周炳耀赶紧趟着水流去疏通第二个桥洞。“书记已经拖出了拦在桥洞的三根毛竹,就在拖第四根毛竹时,湍急的洪水带着毛竹一下子将炳耀带入了溪中,一会儿就不见了。”张华忠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闻讯自发赶来的100多名乡亲撑着雨伞,顺着溪流沿线寻找落水的周炳耀。可在泛滥的洪流中,已不见他的身影。

  7时18分,在下游距事发位置约5公里的树兜村溪段上,周炳耀被这个村的群众发现,此时,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体征,遗体上被石块、树条撞击地伤痕累累。

  周炳耀刚刚在上月过完了他45岁的生日。

  (二)

  在父亲的遗物里,周巧兰只发现钱包里剩下仅有的现金29.5元。而病在床上的母亲身上也只有200元。“13日晚上,我在三亚还给父亲通电话,父亲还跟我说,家里一切挺好,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二天就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村里现在还欠着书记3万元钱呢。”庄里村村委会主任刘长务说。2015年,为了让村里70多位老人能有个娱乐休闲的地方,周炳耀带头垫资3万元,村两委共同垫资17万买下了一栋村民闲置的房子,改造成老人活动中心。由于村财没有任何收入,大家垫资的钱至今无法归还。

  “前两天,信用社的信贷员来,我才知道,周书记还有6万元贷款没还啊。”刘长务说。

  在庄里村,周炳耀已经当了三届9年的村党支部书记。“真难为他了,由于没有村财收入,修自来水、村庄道路硬化、自然村机耕路改造,都是炳耀带头垫资的,村里有下拨资金时才能还上。”上任支部书记周宁德说。

  “2012年,乡里要评优秀共产党员,书记把名额让给我,他自己都没有评过呢?”村支委黄文清说。“书记说,我不要名誉,应该给你们。”

  他是一个做事不留名的人,黄文清说。

  (三)

  他并不富裕,但却对群众很慷慨。庄里村老党员周传仓对这个远房侄儿赞不绝口。周炳耀很久前就开始开柴三机,村里的群众出行不便,几乎都搭他的车,他一分钱都不收。

  因为山上两棵树木的事,周传仓曾经和周炳耀的父亲有过争吵。“我以为当村支部书记的周炳耀肯定会帮他父亲,可是他不仅没有,还一样对我礼貌有加。”周传仓说,“在农村,像他这么有肚量的人很少见啊。”

  2014年农历6月,村民张巧明刚出生4个月的女儿突然得了肺炎,那时,村里就周炳耀一人买了部二手车,在2个月的反反复复中,不管是手上事务繁忙,还是凌晨3时,周炳耀都是第一时间开了自己的二手车送张巧明母女到县医院、省妇幼保健院,帮助挂号、垫付医疗费。“我们给他油费,他都不收。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张巧明哭了,“都说好人一生平安,可他这样一个好人怎么就说走就走了呢?”

  2012年2月,村民张清湘上山砍树时摔断了脊椎,得知消息,周炳耀二话不说,开车带着他去县医院治疗。在张清湘瘫痪卧床后,作为党员,周炳耀又把他当做自己的结对帮扶对象。经常送钱给物,尽可能地帮助他。

  “在太阳会晒的到的地方,我没见过这么好的人。”周传仓用本地话这样评价炳耀。

  他心里装着唯独没有自己。

  (四)

  “他是我们村两委中最穷的一个,可每次给村里垫资做事,都是他提议并带头出钱的。”刘长务说。

  因为家里经济紧张,孙子都出生了,儿子周铭灿的婚礼还一直都没举办。“父亲已经给我们订好10月份办婚礼的日期了。可他再也不可能参加我们的婚礼了。”刚从辽宁赶回来的周铭灿一说起父亲就掉泪。

  周炳耀一直住在破旧的老房子里,直到前几年,一直在古田县城打工、很少回家的哥哥周炳铨将自己的房子半卖半送过户给了弟弟,就几万元钱,周炳耀还了好几次才还完。

  “弟弟虽然书念的不多,但很好学,开车、修电、装水管、种香菇,他什么都会。”周炳铨说,为照顾年迈的父亲和生病的妻子,炳耀就一直留在了村里。“凭着他的手艺和人缘,他到外面肯定会过的很好。”

  儿子、女儿分别在辽宁、海南做事,周炳耀自己一人在家照顾年迈的父亲,患了脑垂体失调症、时常发作的妻子。自己一人还种着两万筒香菇,已经忙得够呛。“可我们一回到家,父亲连一点家务事都不让我干,说长年在外已经很辛苦了,在家就休息好了。”女儿周巧兰一直念着父亲对自己的好。

  “真的没想到,弟弟家里就剩着229.5元。”周炳铨说,“他从来没有向兄妹说起自己的苦。”

  周炳耀去世后,家人在收拾他的遗物时,发现了他2015年11月26日在古田县第二医院的一张检查报告:三节椎间盘膨出。

  一张体检报告、29.5元现金,这就是周炳耀留给家人的最后实物。

  (记者 吴道锷)

[责任编辑:林嘉琦]
分享该新闻到微信朋友圈:
1、打开手机软件“微信”--“发现”--“扫一扫”。
2、对准左边二维码进行扫描
3、识别成功后,弹出是否浏览该页面,点击确定。
4、点击手机右上角分享按钮,分享到朋友圈。
手机适配版    |    电脑PC版 
Copyright © 2016 FJ.XINHUANET.COM
0100701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578647